188.cc百尊娱乐城
联系电话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电 话:
  • 手 机:
  • 联 系人:
  • 邮 编:
  • 地 址:
为何觉得行贿可以原谅
发布时间:2017-06-15 10:55

为何觉得行贿可以原谅?

南都周刊专栏


起自己的女儿读书的学校校长被调走接受反贪局的调查了。原因是有人怀疑这位校长和一家旅行社有利益关联每次学生外游收费都要比其他旅行社高而且一直找这家公司。朋友估计举报的应该是学生家长他虽然在去年的时候已经觉得不合理但是只是让女儿退出学校的活动而已并没有想到要去举报。而现在回头再想其实举报的好处能够把可能的贪污罪行曝光而曝光的结果就是未来可以警醒其他人不敢去这样做而且
让自己的女儿生活在一个更公平的环境里面。


我一直记得香港的一名立法会议员讲的一句话在香港我为何要请官员吃饭是的商家请客吃饭联络感情说到底是为了从对方那里谋取利益这个利益远远大于他们的付出因为官员手中有权。但是如果有一天好像香港的官员那样没有办法直接透过批示给某个人好处的话还有请客吃法送礼的必要吗

所以除了让社会具备共识行贿受贿是犯罪更重要是制度设计制约权力。

--------------------


还记得是06年香港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一所大学的教授发现自己的信箱里面有一万元现金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博士生放的希望教授能够把考题和试卷卖给自己。当然教授报警这位来自内地的学生最后入狱行贿在香港和受贿一样同样也是严重罪行。


南都周刊专栏
--------------------
还记得是06年香港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一所大学的教授发现自己的信箱里面有一万元现金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博士生放的希望教授能够把考题和试卷卖给自己。当然教授报警这位来自内地的学生最后入狱行贿在香港和受贿一样同样也是严重罪行。


这件事情在香港引发很多议论尤其是在校园里面香港土生土长的学生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不是不敢这样做而是连想都没有这样想过想不通为何有人敢于这样公然挑战法律。原因很简单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就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行贿是不对的不应该做的事情。


倒是一些来自内地的同学同样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个教授过于的不近人情居然举报了是不是害了这个学生。因为如果对内地如果有所了解都知道在高校里面学生这样做是一种潜规则即便是不接受也不需要如此绝情。


听完这些讨论我想如果是我我会怎样当然如果我是学生我想也不会想用这样的方法廉政公署的广告看得多相关的新闻看得多知道不要说给公职人员好处是犯罪就算是私营公司为了达到目的而塞好处也会被请到廉政公署喝咖啡甚至被法庭判坐牢。03年一名香港的娱乐记者为了获得一部电影的独家拍摄画面给了保安300元溜进片场结果被判入狱三个月。


但是如果我是收到钱的老师我可能会在如何处理上有所犹豫到底是把这当成罪行举报呢还是把钱退回给学生同时告诫她一番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相信来自内地的这位学生可能真的不知道在香港行贿和受贿一样是一种罪行。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如果不收钱不报案的话是不是未来这个学生就不再会使用这样的方法



这件事情在香港引发很多议论尤其是在校园里面香港土生土长的学生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不是不敢这样做而是连想都没有这样想过想不通为何有人敢于这样公然挑战法律。原因很简单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就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行贿是不对的不应该做的事情。




倒是一些来自内地的同学同样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个教授过于的不近人情居然举报了是不是害了这个学生。因为如果对内地如果有所了解都知道在高校里面学生这样做是一种潜规则即便是不接受也不需要如此绝情。




听完这些讨论我想如果是我我会怎样当然如果我是学生我想也不会想用这样的方法廉政公署的广告看得多相关的新闻看得多知道不要说给公职人员好处是犯罪就算是私营公司为了达到目的而塞好处也会被请到廉政公署喝咖啡甚至被法庭判坐牢。吗难道她不明白利诱别人犯罪是一件无法让人容忍的事情吗如果老师接受了就算别人不知道但会助长了这种罪行的蔓延因为这个学生未来还会继续使用这样的方法同时又多了一个未来可能主动或者被动接受这种方法的老师


如果知情不报尤其在行贿本身已经是罪行的情况下除了纵容罪行其实自身也是在藐视法律在法治社会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做了就要承担后果。所以即便会犹豫但是我会做出和这位教授一样的选择正如他说的“必须维护学术的尊严和正义的原则。”


我写了一篇文章并且在微博上有不少讨论。原本我以为这是一个常识行贿本身就是一种罪行必须和受贿一样“零容忍”。但是从网友们的留言包括一些内地同行原来都有不同的看法。


提到的最多的理由行贿是迫不得已如果不行贿的可能连基本生活都受到影响孩子上学去医院看病在别人都行贿的情况下自己不这样做连基本服务都享受不到。


六十年代的香港也是这样的公立医院的服务去政府机构申请一张拍照如果不给红包就会受到刁难。但是现在的香港已经不是这样了不管是服务者还是被服务者很清楚各自的定位和关系以及权利职责。为什麽香港做得到就算所有人都这样做错的不会变成对的。就算不敢反抗但如此理所当然是不是很不对劲


还有一种理由如果行贿者定罪那就会减少举报的机会。其实就算行贿者不定罪如果得到了自己的利益有多少人会去举报如果举报是因为对方收了钱不办事才去举报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这样的行贿者不处理的话那他未来就会去贿赂其他人。


其实举报很多时候并不是来自于行贿或者受贿的人而是周边相关联的人。这两天在新加坡听朋友说03年一名香港的娱乐记者为了获得一部电影的独家拍摄画面给了保安300元溜进片场结果被判入狱三个月。



南都周刊专栏
--------------------
还记得是06年香港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一所大学的教授发现自己的信箱里面有一万元现金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博士生放的希望教授能够把考题和试卷卖给自己。当然教授报警这位来自内地的学生最后入狱行贿在香港和受贿一样同样也是严重罪行。


这件事情在香港引发很多议论尤其是在校园里面香港土生土长的学生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不是不敢这样做而是连想都没有这样想过想不通为何有人敢于这样公然挑战法律。原因很简单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就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行贿是不对的不应该做的事情。


倒是一些来自内地的同学同样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个教授过于的不近人情居然举报了是不是害了这个学生。因为如果对内地如果有所了解都知道在高校里面学生这样做是一种潜规则即便是不接受也不需要如此绝情。


听完这些讨论我想如果是我我会怎样当然如果我是学生我想也不会想用这样的方法廉政公署的广告看得多相关的新闻看得多知道不要说给公职人员好处是犯罪就算是私营公司为了达到目的而塞好处也会被请到廉政公署喝咖啡甚至被法庭判坐牢。03年一名香港的娱乐记者为了获得一部电影的独家拍摄画面给了保安300元溜进片场结果被判入狱三个月。


但是如果我是收到钱的老师我可能会在如何处理上有所犹豫到底是把这当成罪行举报呢还是把钱退回给学生同时告诫她一番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相信来自内地的这位学生可能真的不知道在香港行贿和受贿一样是一种罪行。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如果不收钱不报案的话是不是未来这个学生就不再会使用这样的方法


但是如果我是收到钱的老师我可能会在如何处理上有所犹豫到底是把这当成罪行举报呢还是把钱退回给学生同时告诫她一番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相信来自内地的这位学生可能真的不知道在香港行贿和受贿一样是一种罪行。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如果不收钱不报案的话是不是未来这个学生就不再会使用这样的方法吗难道她不明白利诱别人犯罪是一件无法让人容忍的事情吗如果老师接受了就算别人不知道但会助长了这种罪行的蔓延因为这个学生未来还会继续使用这样的方法同时又多了一个未来可能主动或者被动接受这种方法的老师


吗难道她不明白利诱别人犯罪是一件无法让人容忍的事情吗如果老师接受了就算别人不知道但会助长了这种罪行的蔓延因为这个学生未来还会继续使用这样的方法同时又多了一个未来可能主动或者被动接受这种方法的老师


如果知情不报尤其在行贿本身已经是罪行的情况下除了纵容罪行其实自身也是在藐视法律在法治社会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做了就要承担后果。所以即便会犹豫但是我会做出和这位教授一样的选择正如他说的“必须维护学术的尊严和正义的原则。”


我写了一篇文章并且在微博上有不少讨论。原本我以为这是一个常识行贿本身就是一种罪行必须和受贿一样“零容忍”。但是从网友们的留言包括一些内地同行原来都有不同的看法。


提到的最多的理由行贿是迫不得已如果不行贿的可能连基本生活都受到影响孩子上学去医院看病在别人都行贿的情况下自己不这样做连基本服务都享受不到。


六十年代的香港也是这样的公立医院的服务去政府机构申请一张拍照如果不给红包就会受到刁难。但是现在的香港已经不是这样了不管是服务者还是被服务者很清楚各自的定位和关系以及权利职责。为什麽香港做得到就算所有人都这样做错的不会变成对的。就算不敢反抗但如此理所当然是不是很不对劲


还有一种理由如果行贿者定罪那就会减少举报的机会。其实就算行贿者不定罪如果得到了自己的利益有多少人会去举报如果举报是因为对方收了钱不办事才去举报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这样的行贿者不处理的话那他未来就会去贿赂其他人。


其实举报很多时候并不是来自于行贿或者受贿的人而是周边相关联的人。这两天在新加坡听朋友说



如果知情不报尤其在行贿本身已经是罪行的情况下除了纵容罪行其实自身也是在藐视法律在法治社会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做了就要承担后果。所以即便会犹豫但是我会做出和这位教授一样的选择正如他说的“必须维护学术的尊严和正义的原则。”



吗难道她不明白利诱别人犯罪是一件无法让人容忍的事情吗如果老师接受了就算别人不知道但会助长了这种罪行的蔓延因为这个学生未来还会继续使用这样的方法同时又多了一个未来可能主动或者被动接受这种方法的老师


如果知情不报尤其在行贿本身已经是罪行的情况下除了纵容罪行其实自身也是在藐视法律在法治社会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做了就要承担后果,188.cc百尊娱乐城。所以即便会犹豫但是我会做出和这位教授一样的选择正如他说的“必须维护学术的尊严和正义的原则。”


我写了一篇文章并且在微博上有不少讨论。原本我以为这是一个常识行贿本身就是一种罪行必须和受贿一样“零容忍”。但是从网友们的留言包括一些内地同行原来都有不同的看法。


提到的最多的理由行贿是迫不得已如果不行贿的可能连基本生活都受到影响孩子上学去医院看病在别人都行贿的情况下自己不这样做连基本服务都享受不到。


六十年代的香港也是这样的公立医院的服务去政府机构申请一张拍照如果不给红包就会受到刁难。但是现在的香港已经不是这样了不管是服务者还是被服务者很清楚各自的定位和关系以及权利职责。为什麽香港做得到就算所有人都这样做错的不会变成对的。就算不敢反抗但如此理所当然是不是很不对劲


还有一种理由如果行贿者定罪那就会减少举报的机会。其实就算行贿者不定罪如果得到了自己的利益有多少人会去举报如果举报是因为对方收了钱不办事才去举报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这样的行贿者不处理的话那他未来就会去贿赂其他人。


其实举报很多时候并不是来自于行贿或者受贿的人而是周边相关联的人。这两天在新加坡听朋友说


我写了一篇文章并且在微博上有不少讨论。原本我以为这是一个常识行贿本身就是一种罪行必须和受贿一样“零容忍”。但是从网友们的留言包括一些内地同行原来都有不同的看法。




提到的最多的理由行贿是迫不得已如果不行贿的可能连基本生活都受到影响孩子上学去医院看病在别人都行贿的情况下自己不这样做连基本服务都享受不到。


起自己的女儿读书的学校校长被调走接受反贪局的调查了。原因是有人怀疑这位校长和一家旅行社有利益关联每次学生外游收费都要比其他旅行社高而且一直找这家公司。朋友估计举报的应该是学生家长他虽然在去年的时候已经觉得不合理但是只是让女儿退出学校的活动而已并没有想到要去举报。而现在回头再想其实举报的好处能够把可能的贪污罪行曝光而曝光的结果就是未来可以警醒其他人不敢去这样做而且
让自己的女儿生活在一个更公平的环境里面。


我一直记得香港的一名立法会议员讲的一句话在香港我为何要请官员吃饭是的商家请客吃饭联络感情说到底是为了从对方那里谋取利益这个利益远远大于他们的付出因为官员手中有权,188.cc百尊娱乐城。但是如果有一天好像香港的官员那样没有办法直接透过批示给某个人好处的话还有请客吃法送礼的必要吗

所以除了让社会具备共识行贿受贿是犯罪更重要是制度设计制约权力。



六十年代的香港也是这样的公立医院的服务去政府机构申请一张拍照如果不给红包就会受到刁难。但是现在的香港已经不是这样了不管是服务者还是被服务者很清楚各自的定位和关系以及权利职责。为什麽香港做得到就算所有人都这样做错的不会变成对的。就算不敢反抗但如此理所当然是不是很不对劲




还有一种理由如果行贿者定罪那就会减少举报的机会。其实就算行贿者不定罪如果得到了自己的利益有多少人会去举报如果举报是因为对方收了钱不办事才去举报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这样的行贿者不处理的话那他未来就会去贿赂其他人。




其实举报很多时候并不是来自于行贿或者受贿的人而是周边相关联的人。这两天在新加坡听朋友说起自己的女儿读书的学校校长被调走接受反贪局的调查了。原因是有人怀疑这位校长和一家旅行社有利益关联每次学生外游收费都要比其他旅行社高而且一直找这家公司。朋友估计举报的应该是学生家长他虽然在去年的时候已经觉得不合理但是只是让女儿退出学校的活动而已并没有想到要去举报。而现在回头再想其实举报的好处能够把可能的贪污罪行曝光而曝光的结果就是未来可以警醒其他人不敢去这样做而且


吗难道她不明白利诱别人犯罪是一件无法让人容忍的事情吗如果老师接受了就算别人不知道但会助长了这种罪行的蔓延因为这个学生未来还会继续使用这样的方法同时又多了一个未来可能主动或者被动接受这种方法的老师


如果知情不报尤其在行贿本身已经是罪行的情况下除了纵容罪行其实自身也是在藐视法律在法治社会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做了就要承担后果。所以即便会犹豫但是我会做出和这位教授一样的选择正如他说的“必须维护学术的尊严和正义的原则。”


我写了一篇文章并且在微博上有不少讨论。原本我以为这是一个常识行贿本身就是一种罪行必须和受贿一样“零容忍”。但是从网友们的留言包括一些内地同行原来都有不同的看法。


提到的最多的理由行贿是迫不得已如果不行贿的可能连基本生活都受到影响孩子上学去医院看病在别人都行贿的情况下自己不这样做连基本服务都享受不到。


六十年代的香港也是这样的公立医院的服务去政府机构申请一张拍照如果不给红包就会受到刁难。但是现在的香港已经不是这样了不管是服务者还是被服务者很清楚各自的定位和关系以及权利职责。为什麽香港做得到就算所有人都这样做错的不会变成对的。就算不敢反抗但如此理所当然是不是很不对劲


还有一种理由如果行贿者定罪那就会减少举报的机会。其实就算行贿者不定罪如果得到了自己的利益有多少人会去举报如果举报是因为对方收了钱不办事才去举报用廉政公署前官员的话来说这样的行贿者不处理的话那他未来就会去贿赂其他人,188.cc百尊娱乐城


其实举报很多时候并不是来自于行贿或者受贿的人而是周边相关联的人。这两天在新加坡听朋友说

让自己的女儿生活在一个更公平的环境里面。




我一直记得香港的一名立法会议员讲的一句话在香港我为何要请官员吃饭是的商家请客吃饭联络感情说到底是为了从对方那里谋取利益这个利益远远大于他们的付出因为官员手中有权。但是如果有一天好像香港的官员那样没有办法直接透过批示给某个人好处的话还有请客吃法送礼的必要吗



所以除了让社会具备共识行贿受贿是犯罪更重要是制度设计制约权力。

Copyright 2017 188.cc百尊娱乐城 All Rights Reserved